凉词无意,珊舒虚矣。
君路见——此山高兮,却唯独无有半壁情絮,只依无你;此水长兮,却唯独无有一抹澄清,只因缘戏。
独坐凉亭不生夕,白雾浅浅为依;夜上白发不须已,寥寥轻烟几笔。
只得遇见繁心细腻,难为千丝百转清吉;何顾缘尘起亦消亦,却发凄凄余生已定——又恐何为依。
梦里千遇不稀行,今生哪得尽人意?若是万苦不朽情,又忆何处芳菲尽。
此生,虚矣…
Via 本站原创
时间:11:43 | 作者:左沁雅 | 分类:无病呻吟
  窗外,阵阵北风呼啸而过,穿过雕龙刻凤的窗棱,化成声声呜咽,似悲似怨,扰人心绪。
  透过忽明忽暗的光影,龙毅看着这个与先皇七分相似的人,心中不禁一片感伤,不明白,明明是叔侄怎会走到如斯地步。
  先皇的句句思念犹言在耳,关于龙睿的种种怀念和记忆,从他很小的时候便深植于心中,胜过他的母妃,甚至胜过任何一个皇子在先皇的心中地位。

  那时候,先皇总是孤寂的坐在上书房,看着身上的玉牌发呆。
  他曾经忍不住的问过先皇,为何如此,那时候先皇用那双向来充满睿智的眼,悲哀地望着他说:“我在思念朕唯一的弟弟。”
  幼年时,龙毅并不明白其中含义。虽说,皇世祖的儿子不多,但是他还是有三位皇叔的,可是先皇却总说他只有一个皇弟。
  直到他继承大统,翻看了只有帝王才能看的宗卷,才知道先皇所说之意。
Via 本站原创
时间:18:46 | 作者:水草 | 分类:无病呻吟 | Tags: ,
  “师父,还是该叫你和亲王,或者四皇叔?”龙毅勉强的撑起高大的身躯,低下眼睑,神色晦暗不明,看不出喜乐。只是,心中不免悲凉。
  “你对我称呼什么都不重要了,因为过了今晚,你就将病逝,去陪我那可恶的皇兄了。”和亲王本名龙睿,皇世祖不忌讳的用了与他的名字同音的“睿”字足见对这名皇子的疼爱。
  “师父真的可以为了这个皇位而杀了我这个唯一的侄子。”龙毅平静的问道。
  “侄子,哼,当年那个老家伙还是我的亲爹,不一样逼着我归隐山林,成全了你父王。所以,这些侄子什么的亲人在皇权面前什么都不是。”龙睿一副鄙夷之势。
  “师父难道不想知道皇爷爷当年这么做的原因?”
  “什么原因我都不想知道了。当年,我成为大家眼中最得宠的皇子,连我自己都认为我会是下一任的国君,可是最后证明那不过是那个老家伙麻痹我的手段,在他心中,那个女人生的儿子才是继承正统之人。”龙睿义愤填膺的说道。
Via 本站原创
时间:15:30 | 作者:水草 | 分类:无病呻吟 | Tags: ,
  今夜注定是一个不太平的夜。
  五王爷离开后,龙毅的眼睛一改刚才的暗淡无光,在昏暗的房间中仿若明星,明亮异常。
  突然,龙榻后的墙面陡然塌陷了进去,两个人悄然走出。竟然是本该在皇城将军府别院的夏荷曲和卓凌寒。
  “哎呀呀,看皇帝师兄这精神奕奕的样子,不知是那个不怕死的奴才在外造谣,说皇帝离升天不远了。”一见着龙毅,夏荷曲就忍不住调侃起来。这个人真是太会演戏了,看刚才应对五王爷时那要死不活、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样子,真是比那些唱戏的名角还入木三分呀。
  “哼,死丫头敢嘲笑朕,不怕朕治你的罪。”龙毅倒不见怪,佯装生气的配合夏荷曲的恶趣味。
  “我说二位现在不是闹着玩的时候吧。”看着这两个一副还准备玩下去的师兄妹,卓凌寒不得不出声提醒一下。
  “呃……”
Via 本站原创
时间:14:47 | 作者:水草 | 分类:无病呻吟 | Tags: ,
  青烟袅袅的婚事虽简单,却也热闹,让整个将军府一下子欢腾了起来。
  将军府中无论什么身份、职位的人,都聚在了一起,觥筹交错,大家不分主仆,在这冷清的初冬热热闹闹的畅饮着美酒。韦伯更是高兴得喝得伶仃大醉,口里直嚷嚷着要“闹洞房”。
  青烟和袅袅更是在大家的哄闹下,差点错过了洞房花烛。
  一夜红烛残。婚事的那股喜气劲儿还没散开,京城里却出了大事。
  皇帝病重,命五王爷代为主持朝政。此圣旨一下,整个朝野比卓凌寒突然封侯更加震惊。青烟等人值得快马加鞭赶赴皇城。
  “没想到五王爷新还挺急的,原本还想他至少会等到年关才动手的。”京城府邸是主卧内,夏荷曲懒懒的靠在卓凌寒的怀里,将冰冷的小手置于他手中,让他焐热。虽说习武之人不惧寒冷,可是夏荷曲因早年重伤之故,手脚一到冬日便冰冷似铁,随着年龄和功力的增长,却不见有多大改善。
Via 本站原创
时间:16:18 | 作者:水草 | 分类:无病呻吟 | Tags: ,
  “掌柜的,我们是什么身份,您又不是不知道?”袅袅情急之下,大声说道。
  “诶?什么身份,一个是将军侯爷,一个是将军侯爷的夫人呀。这么明显,还说不知道,你们当我是傻子呀。”继续装蒜到底,反正一开始夏荷曲和卓凌寒就猜到龙毅会这么做,也早就盘算着将这个破篓子丢给青烟的。
  “掌柜的……”青烟一听这话也急了,怎么感觉掌柜的这是要将他和袅袅给卖了?
  “哦……我知道了,你们是担心你们二人还没有成亲,当起夫妻来不够名正言顺是吧。”青烟的话还没说完,夏荷曲就抢过话头。
  “掌……”
  “青烟呀,你也不小了,再说这段时间袅袅为了配合你,也受了委屈。虽说,我们明白你二人没什么,但是事后,大家一想,总归是对袅袅的闺誉不好。”青烟再次张口,夏荷曲接着抢白道。
Via 本站原创
时间:07:25 | 作者:水草 | 分类:无病呻吟 | Tags: ,
  又过了几日,在欧阳熠的陪伴下,夏荷曲和卓凌寒把凉京周边的几处好景都赏了遍。
  人生难得相逢,却也终须一别。
  “小师妹,今日一别,我们怕是再难见上一面了。师兄只想小师妹记着,如若哪日卓凌寒欺负了你,便到西凉来找为兄,为兄一定帮衬你。”临行前,欧阳熠似故意的,将夏荷曲拉至一边,用三人皆能听到的声音对夏荷曲说道。
  卓凌寒一听这话,连顿时一黑,却也没说什么,知道欧阳熠这是在慢慢放下,也不计较了。
  “嗯,二师兄,若是闲下来,一定要到南疆找荷曲,荷曲也一定会像二师兄这几日一样,好好的款待二师兄。”虽知欧阳熠的身份,不可能再随意的到其他国家去,但是夏荷曲还是忍不住的相邀。
  “没错,欧阳兄一定要到南疆来聚聚。”虽说欧阳熠对夏荷曲的情意让卓凌寒不快,但心中还是十分感激欧阳熠那几年对夏荷曲的照顾。放下心结,卓凌寒也乐意把欧阳熠当成了兄弟。
Via 本站原创
时间:22:48 | 作者:水草 | 分类:无病呻吟 | Tags: ,
分页: 1/10 第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页 最后页 [ 显示模式: 摘要 | 列表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