萧瑟的寒风,从宫门吹过,帝宫高高的翘起的飞檐下的宫灯在风中不停摆动。那原本还算明晰的灯光也在这无助的晃动中变得微弱,仿佛强忍着发出最后一丝微光。
  忽然,一处烟火腾空而起,原本厮杀声不断的皇宫突然陷入了寂静,像是一切声音都凭空消失。只剩下“呜呜”的寒风夹杂着寥寥几片落叶,划过长长的官道,略过漆黑的宫殿,向那更远处飞卷去。

  “皇叔,你已经输了。”龙毅叹息着,最后一步其实他一直不想走。面前这个人是他嫡亲的小叔,也是这个世上他唯一的至亲,是他的皇爷爷直至死亡依然放心不下的幺儿,是他父皇弥留之际依然深感愧疚的小弟。“北蛮的十万精兵,早在半路就已经被阻杀,那些混进京城的是老卓将军的旧部,五王爷手中的城防军是有五万,但是其中三万人马是朕秘密安插的。”
  龙睿的面上一沉:“原来你这个小孽障早已经挖好了坑等着我了。”
  “皇叔,你有你的底牌,我亦有我的准备,没有人想死的。你的臻龙卫确实厉害,不然朕也不会动用自己的底牌。”龙毅说话间,已可见一批身着黑色铁甲的护卫从帝宫四处涌入,这是龙毅这几年为自己培养的势力——黑龙军。
  “你以为臻龙卫就这几人?就算今天本王败了,龙毅小儿你以为你就赢了。这京城的所有官员早已在本王的控制之中,本王就算身亡,也要睁着眼看着你如何让一个没有官员的国家运作起来。”龙睿眼中肃杀之气更重,癫狂之势更胜。
  “皇叔!南疆也是你的家园呀!”龙毅痛心疾首,世间纵有千言万语,却让他如何告诉这个人真相。
Via 本站原创
时间:20:35 | 作者:水草 | 分类:无病呻吟 | Tags: ,
  “叮”一声脆响,说时迟那时快,龙睿的剑尖在离龙毅一指距离的时候,被一枚小银镖打偏。龙毅也被匆忙出来的卓凌寒带离龙睿的剑气范围。
  “呵呵,我倒是小看你这个孽障。”龙睿握着臻龙剑,愤恨的盯着从暗处出来的几人,“不过你以为这样我就解决不了你了,真是天真!”
  说着,龙睿突然运气臻龙剑,宝剑骤然响起一声轰鸣,这轰鸣响彻天际,瞬间振的人耳膜鼓痛。
  随着这声轰鸣,龙毅的寝殿外突然聚集了十几名高手,有的身着粗布,脚穿草鞋;有的还拿着斩骨刀,一看便是屠夫;有的一身书生打扮,文质彬彬;还有龙钟老者,弯腰弓背;有的妖艳妩媚,赫然是哪一处的风尘女子……这些看似寻常百姓,不过是些贩夫走卒,各自手持武器也是平日营生之物,有的细看之下,你会发现或许前几日还和他有过交集。哪曾想,如今他们站在这南疆国最为尊崇的地方之一,却一脸肃杀之气。
  “哈哈哈,你们这群凡夫俗子以为,臻龙剑只是一把宝剑。愚蠢,今天本王就让你们见识一下‘得臻龙剑者得天下’的真正奥义。”话落,龙睿高举臻龙剑大喝:“臻龙卫听我号令,杀了这群人,随本王颠覆这天下。”
  刀光剑影再次肆虐,一波波士兵被殃及,倒在血泊中。
Via 本站原创
时间:22:15 | 作者:水草 | 分类:无病呻吟 | Tags: ,
昏黄的灯挂在枝丫
映照着檐下蹒跚的身影
微弱飘摇的红烛
在幽寂的院落里刺破迷惘
砖瓦上的一缕银丝
勾勒出旧舍的剪影
磨灭了棱角
迸发出希望的曙光
带来归家的方向
Via 本站原创
时间:17:34 | 作者:沁雅 | 分类:无病呻吟
  假如我是风的尾巴,
  我也应该用飘渺的虚影穿过;
  这繁花似锦流水浮云的春,
  这蝉鸣绿叶蛰伏青翠的夏,
  这落叶纷飞硕果满地的秋,
  和那霜露莹莹寒气萧瑟的冬……
  ——然后我走了,
  连灵魂也消逝在四季里面。

  为什么我的脚步从未停留?
  因为这转瞬即逝的四季令我爱的深沉。
Via 本站原创
时间:10:17 | 作者:沁雅 | 分类:无病呻吟
凉词无意,珊舒虚矣。
君路见——此山高兮,却唯独无有半壁情絮,只依无你;此水长兮,却唯独无有一抹澄清,只因缘戏。
独坐凉亭不生夕,白雾浅浅为依;夜上白发不须已,寥寥轻烟几笔。
只得遇见繁心细腻,难为千丝百转清吉;何顾缘尘起亦消亦,却发凄凄余生已定——又恐何为依。
梦里千遇不稀行,今生哪得尽人意?若是万苦不朽情,又忆何处芳菲尽。
此生,虚矣…
Via 本站原创
时间:11:43 | 作者:沁雅 | 分类:无病呻吟
  一个人对于未来应该有着自己的梦想与设计,但有时命运并不让你顺着梦想走下去,需要你的某种放弃与修改,不过有一点却是不能放弃,那便是你不能停下,必须永远走在梦想的路上。惟其如此,你才能在某一天真正拥有你的梦想,即或是离最初的梦想很远,你也会有另一种拥有。
Via 本站原创
时间:21:27 | 作者:水草 | 分类:无病呻吟
  一路到笔架村,我们被那山乡冰蓝纯净的天,柔软洁白的晕吸引立脚点,车速也随即减下来,但不是因为迷恋山水风光,而是小悟通往笔架的11.2公里道路尤为崎岖,然而山路两旁排排的树木叶稠阴翠,我们有种未到其山,先见其神的错觉,笔架山民自强不息,艰苦奋斗的精神早在满山的葱郁里得到验证。
  19年前的笔架山都是满山荆棘,1984年7月,40岁的笔架村民刘国正主动向村委会要求承包,笔架山1000亩荒山,1985年正月初五,当别人还沉浸在佳节的喜庆中时,刘国正就已带着全家老小住上了山,新年就在砍荆棘、挖村函中度过。
  人言十年方可树木,造林谈何容易,树木栽下去时林间的管护工作,尤其重要,大山湿气大,榨刺和胶骨藤长得快,若不清除树苗易被缠死,刘国正便用双手除杂,这一干就是二十年,随着日出日落,80年代种下的树木,逐渐成材,千亩荒山也被翠郁的杉树覆盖,笔架山散发出前所未有的神韵,刘国正也成了杉树的种植专家。
Via 本站原创
时间:21:00 | 作者:水草 | 分类:无病呻吟 | Tags: ,
分页: 1/11 第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页 最后页 [ 显示模式: 摘要 | 列表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