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小说]聆听夏荷(四十)血色帝宫 不指定

2019/12/02 评论(0) 阅读(79) | |
  萧瑟的寒风,从宫门吹过,帝宫高高的翘起的飞檐下的宫灯在风中不停摆动。那原本还算明晰的灯光也在这无助的晃动中变得微弱,仿佛强忍着发出最后一丝微光。
  忽然,一处烟火腾空而起,原本厮杀声不断的皇宫突然陷入了寂静,像是一切声音都凭空消失。只剩下“呜呜”的寒风夹杂着寥寥几片落叶,划过长长的官道,略过漆黑的宫殿,向那更远处飞卷去。

  “皇叔,你已经输了。”龙毅叹息着,最后一步其实他一直不想走。面前这个人是他嫡亲的小叔,也是这个世上他唯一的至亲,是他的皇爷爷直至死亡依然放心不下的幺儿,是他父皇弥留之际依然深感愧疚的小弟。“北蛮的十万精兵,早在半路就已经被阻杀,那些混进京城的是老卓将军的旧部,五王爷手中的城防军是有五万,但是其中三万人马是朕秘密安插的。”
  龙睿的面上一沉:“原来你这个小孽障早已经挖好了坑等着我了。”
  “皇叔,你有你的底牌,我亦有我的准备,没有人想死的。你的臻龙卫确实厉害,不然朕也不会动用自己的底牌。”龙毅说话间,已可见一批身着黑色铁甲的护卫从帝宫四处涌入,这是龙毅这几年为自己培养的势力——黑龙军。
  “你以为臻龙卫就这几人?就算今天本王败了,龙毅小儿你以为你就赢了。这京城的所有官员早已在本王的控制之中,本王就算身亡,也要睁着眼看着你如何让一个没有官员的国家运作起来。”龙睿眼中肃杀之气更重,癫狂之势更胜。
  “皇叔!南疆也是你的家园呀!”龙毅痛心疾首,世间纵有千言万语,却让他如何告诉这个人真相。
  “不必多言,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。”话音一落,龙睿便举剑超龙毅刺去。
  龙毅连忙抬剑迎上,却不想手中之剑被臻龙剑之剑劈成两截。眼看龙睿的剑势直指龙睿命脉,龙睿却已经格挡不及。
  说时迟那时快,一个嫩黄色的身影飘起,堪堪抵在臻龙剑与龙毅之间。
  血色飞溅,那道嫩黄的身影迎着剑尖紧紧抓住了臻龙剑。龙睿稍一定神便要拔剑再刺,却被突来的一掌拍开。
  在朵朵血色中,夏荷曲的身体软下。卓凌寒脑袋一轰,陡然从惊恐中回神,一个健步冲了过去,赶在她倒在血泊中前接住她倒下的身躯。

  “不~~~~~~”一声惊呼,由远而至。
  只见一个妇人跌跌撞撞的跑到夏荷曲身前,颤抖着双手不知道该如何去触碰这个奄奄一息的女子,脸上早已涕泪横流。
  突然,她连滚带爬的来到龙睿面前,用那双无助的双手不停的捶打着。龙毅和其他人回过神来,担心的看着这个妇人,已经做好了龙睿若是敢伤害她,便去拼命的准备。
  然而,龙睿只是愣愣的看着这个妇人,任她捶打。“  ,是你吗?”
  “你这个混蛋,你怎么能杀死她,你怎么能杀死她。你这个混蛋,她食你的女儿呀,你怎么可以杀死她,怎么可以…………”妇人近乎癫狂的对着龙睿大吼,然而一众人却早已被她的话震惊得愣在原地。
  匆匆赶来的云泥道姑正在对夏荷曲进行救治,听到这妇人的话手下一顿,便又忙碌起来。夏荷曲的伤势太重,已危及性命。那臻龙剑几乎是擦着夏荷曲的心脏刺入,偏一分就无力回天,现在也仅有一线生机。
  龙毅愣愣的看着这个妇人,这个人他很熟悉,即使岁月在她的脸上留下了痕迹,但依然能看得出来这个人就是他所熟悉了那个人。可是,为何他突然感到害怕,害怕这个人话中的真相。
  “夏姨,你在说什么?”卓凌寒不知所措的看着这个妇人,这个看着自己长大,给自己做红米糕的妇人,这个与母亲亲如姐妹的妇人,这是夏荷曲的母亲呀,她在说什么?
  “你说什么?”龙睿亦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人问道,他的声音不由自主的颤抖着。

文/水草
原创作品,谢绝转载。未完待续

作者:水草@XGhome's blog
地址:http://www.xghome.com/post/998/
版权所有。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及本声明!

Via 本站原创
时间:20:35 | 作者:水草 | 分类:无病呻吟 | Tags: ,
发表评论

昵称 [必填]

网址 [选填]

电邮 [不会被公开]

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[登入] [注册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