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满被皇后带回去,一直浑浑噩噩。
  其实,她是喜欢他的,不然不会看见他不开心,就想逗他笑,不会看着他一脸阴沉就想办法疏导他,也不会把自己喜欢吃的莲子粉给他吃,更不会自损形象的带着他钻狗洞出去玩。
  她看着他一天天变得快乐,脸色也越来越和善,她的心里简直乐坏了。每当他定定的盯着自己看的时候,她觉得自己就快要烧起来了。他的眼神让她明白,他也爱慕着她。每次分开,他不舍,她亦不舍,可是这宫中向来人言可畏,她不能不顾及。
  姑母说要给她赐婚,她下意识的就反对了,她不想嫁给那个少年将军。她对姑母说,她才十五岁,刚刚及笄,还想多玩两年。姑母心疼她,答应了。她正高兴的想着怎么跟他言明的时候,他满身酒气的将自己虏走,在她的痛呼中强要了她。她整个人宛若飘萍,只能无依无靠的接受摧残。
  第二日清晨的阳光照在她的脸上,她幽幽转醒,看见他也震惊却坚定的瞪着她,她突然就心痛的无以复加。
  姑母不知从哪知道了她在这,匆匆赶来带走了遍体鳞伤的自己。然后,她将自己关在了屋子里三天三夜,最后晕倒在地。
  恍惚中,她感觉有人将她抱起,急急忙忙的喊人进来帮忙。
  再此醒来,她听到了皇帝姑父震怒的吼声,他的声音时隐时现,似乎是要娶她。那时候她觉得一切恍如梦境,残忍的、破碎的,却又带着些许不自查的甜蜜的梦。
  后来,他被禁足,姑母也不再提赐婚的事情。然而,一个意外打破了一切沉寂。她怀孕了,怀了他的孩子。孕后三个月,她却开始不停的咯血。御医怎么查都查不出问题,姑母只能求助已告老还乡的老御医——人称“在世华佗”的汪老御医来给她看诊。原来,安琪给她下了毒,无色无味,不伤及腹中胎儿,却可以让母体在胎儿分娩时死亡。安琪要让龙睿痛失所爱,这样既可打击到皇后和皇帝,也可以让龙睿更恨帝后二人。
  后来,因她与卓将军的夫人是闺蜜,她被悄悄的安排进了卓将军家中,一边解毒一边待产,并等待时机嫁给龙睿。安琪几次以他和她腹中胎儿的生命威胁帝后,不准她嫁给他。再后来,他刺伤了姑母,被皇帝姑父罚去五台山。等到她生下他们的女儿去找他时,他已不知所踪。于是,她带着女儿以报恩的名义住在了将军府。

  回忆一点点掀开,龙睿的眸中染上痛色。原来,是母妃让他们有情人不得眷属,还骨肉相残。
  可是为什么?
  看出龙睿的疑惑,龙毅叹息着开口道:“皇叔,其实一直以来,父皇和朕都想找机会告诉你一件事情。”只是这个皇叔的精神状态时好时坏,对他们也是充满敌意,而且行踪不定,因此时至今日也未能告知他当年的真相。
  龙睿看着龙毅,心中莫名的有些不敢听他所要讲的事情。
  “安琪并非您的生母,皇奶奶才是您嫡亲的生母。”
  随着龙毅的声音落地,龙睿又开始抽搐,似有发病的前奏。那老者立刻上前一点他的百会和涌泉穴。
  一炷香后,见龙睿稳定,龙毅才将这压在心底几十年的秘密原原本本的告诉他。

  往事已矣,前人已逝,很多事情早已分不清是非对错。若说安琪狠毒,然而龙瑞负她在先;蒋恩雅虽饱受幼子离别之苦,却得到了一个帝王的全心爱护;龙瑞对安琪全无爱意,在他看来也并不存在负心一说,更何况,他是帝王。
  只是,这纠纠缠缠的爱恨情仇,苦了的却是龙念与龙睿几人。
  时隔近二十年,除了感叹造化弄人,听闻此中因果的众人也只能是一声叹息。

文/水草
原创作品,谢绝转载。
Last modification:February 29th, 2020 at 10:30 a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