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鼠年,注定是不太平的。
  腊月底,我还在庆幸,今年终于不用在春节值班了,却不知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正在考验着我们。
  新冠肺炎,一个新型病种的肺炎,没有临床典型症状,传播途径亦是防不胜防。
  这场人人自危的疫情面前,没有人是侥幸者,仅一夜之隔,我从庆幸到不得不和其他人一样投身战场。
  腊月三十我在单位度过,正月初一我们所有尚存责任心的人都立在了前沿岗位之上。
  疫情的形势一天天严峻,从远隔60多公里之外到咫尺之间,我和老公最切身的感受到了这场灾难。
  整个城市空前的静谧,原来拥堵的街道变得空寂,用老公的话说,车都可以躺着开,门庭若市的商超也门可罗雀。人与人之间似乎一瞬间就竖起了一堵厚厚的藩篱,人人防备、防备人人。

  口罩成了鼠年最抢手的年货,网络成为最需要的通讯工具。
  我们在一个新的轮回接受着又一场生与死的考验。
  曾几何时我们期望躺着就可以为全社会做贡献,如今我们切身感受到了猪猪也有的苦痛。躺了吃,吃了躺的日子并没有让人们变得快乐,而是越来越烦躁、焦虑,在望不到头的等待中期待,在望不到头的期待中等待。
  等待春暖花开,一切都成为过去;期待未来某日,终将迎来团聚。
  这是一场上天给湖北的考验,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场,这是一场耐心与决心并存的渡劫。
  相信,未来可期,否极泰来。
抗击疫情

Last modification:February 20th, 2020 at 09:55 a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