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年,家里的好几个老人年逾古稀,就想着过七不过八,给老人家们热闹一下。
  最大的应该是我爸吧,七月流火的时节出生,或许也因为这样,所以老爸的脾气不是很好。年轻时,本就性格过于硬朗,又在部队里呆了二十多年,直到副团转业,因此造就了一副钢铁心性。回到地方,哪怕已近四十不惑的年纪,却也改不了说一不二的性格,因此也常常得罪人。
  可以说老爸的前半生是热烈而肆意的,回到地方后反倒被束缚了手脚,有些郁郁不乐。因此,我和妈妈都感觉,爸爸越近晚年,到越是矫情起来。特别是13年结肠癌术后,老爸自己给惯出了一身臭毛病,妈妈常常觉得委屈,却还是无微不至的照顾他。
  说实话,我对老爸的感官并不亲近,小时大多时候我是跟在妈妈身边。高中时期的三年倒是在老爸身边,但是说实话,和放养也没有区别,甚至有时候还要照顾他。因此,那个时期,我对老爸是由怨言的。
  现在,自己也过不惑之年,很多事情都看淡了。妈妈有时怨怼老爸,我也会半开玩笑的和她同仇敌忾,其实是趁机给老爸开脱。不管如何,我总是希望爸爸妈妈能幸福和美的过完晚年的。
  七十古来稀,哪怕老爸以前再健硕,现在看来,也不过是一个有些胖的小老头了。个子不高,脾气有点执拗,却敌不过时光,渐渐老去。

最后修改:2021 年 08 月 12 日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