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语,你没事吧?”一进门,雪就担心的看着语。
  “我没事,倒是你有事。”
  “我……我有么事?”
  “凡都跟我说了,有个男人在追求你,了不得的是,这个男人不仅英俊而且多金,更神的是,这位仁兄知道你喜欢向日葵。啧、啧、啧,看看我们家的花多得可以开花店了。”
  “好啊,拿去卖。一打100块。”
  “好个屁!”
  “真粗鲁吧,你。”真是的,又不是她想这样。
  “还说,你看看,门外那群‘花痴护男队’都快把咋们家弄成‘卫生眼’工厂啦。你还说……”
  “哎呀,你还只真啰嗦耶,先解决了你自己的麻烦再来操心我吧。我这儿顶多乱点,你那儿可是会出人命的。”哼,都是凡那个大嘴巴,有机会一定找线给她缝上。
  “哼!我管他。”
  “真的?哎呀!颜大哥好像是在情绪极不稳定下开车回去的哟。”雪就不信语真能狠下心来。
  “管……管他是死是活。”可是,为什么心里毛毛的呢?
  “哎,真是可惜颜大哥,因为吃醋而英年早逝呀。”瞧瞧,雪还越说越有劲了。
  “呸!乌鸦嘴。”该死的雪,明知道她担心,还故意逗她。
  “去看看吧,颜大哥是真的爱你才会说了那些气话的。”
  “可是……”
  “好了,快去吧。别再这里可是了。”
  
  烈“嘭”的一声将车停在院内,冲进家门,然后抓起一瓶酒就往口里倒,一旁的颜母被吓坏了。
  “儿子,你不是去看小语吗?怎么一回来就气急败坏的?”
  “不要提她!”一听到母亲提到小语,烈大声怒吼道。
  “哎呀!儿子,别这样呀,快放下酒瓶。”使劲一抢,颜母终于将烈手中的酒抢出,才准备松口气,谁知他又抓了一瓶猛灌。
  “妈,你被拦我,让我喝死算了。”
  “儿子,到底怎么回事呀?”她都快急死了,着臭小子还在这儿发疯。
  “没什么。什么都没有,语儿不会是咱们家的媳妇了,不会了。哈……哈……”
  “儿子,你说什么?儿子……”颜母才想问清楚一点,烈却早已抓着酒瓶进房了。
  
  “叮咚、叮咚、叮咚。”不久,一阵急促的门铃声响起。
  “来啦,来啦,谁呀?叫魂似的。啊!小语?”
  “干妈,烈哥呢?”
  “小语,你快告诉干妈,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为什么小烈一回家就发疯似的?”
  “干妈,这事我待会儿在跟你解释,反正是一场误会。你先告诉我,烈哥他怎么样了?”这时候的语,心里只是担心烈,哪还有心思跟颜母多做解释。
  “他呀,一回来就猛喝酒,这不你来前才拎着一瓶酒进房去了,也不知道……哎!小语,你……”颜母的话还没说完,就见语大步流星的冲上楼去了。今儿这俩人都成了飞毛腿了。
  “误会?”颜母开始有些不解,但仔细一想,又会心的笑了,悠闲的坐在沙发上品茗起茶了。孩子们的事,让他们自己担心吧!儿孙自有儿孙福嘛。
  
  “烈哥,你快放手呀,这样喝酒会伤身体的。”语一冲进们就见烈像喝水似的猛灌酒,酒溅了他一身,她又气又急的冲过去就抢酒瓶,怎奈烈大力的把她推开,害她险些摔倒。
  “走开。我不要你管,去找你的老情人。走!”烈冲着语大喊大叫,一个站不稳,差点跪倒在地,勉强扶着床站好后,又开始大口大口的喝酒。
  “放手,烈哥。你听我说,你误会了,大杜是来找李姐的,不是我,快放手,你这个该死的混蛋。”看他这样,语心疼不已。可是早已烂醉的烈根本没听进去。语气急的使出全身力气抢过酒瓶,没想到力气太大倒向了大床,烈也一个踉跄跟着跌倒在身上。
  “哎呀,好痛!”突来的撞击,让语的一时吃痛的大叫,可随即便被烈是举止给惊呆了。
  烈抢酒不成,却被身下传来的阵阵体香给吸引,于是他缓缓低下头……
  “语儿。”他好像看到语儿正躺在他的身下。“嗯——你好香!”喃喃的醉话伴着烈的吻一并落在语的唇上,语摇晃着头躲着他的吻。哪想,却被烈用手拖住她的后脑勺,定住她的头,开始在她唇上需索起来。
  “啊!烈……”“哥”字被吞进了烈的口中,顺着语的惊踹,烈的舌滑入她口中不停的吸吻,探求者她口中香甜的蜜汁。
  是不是烈口中的酒也让她醉了,否则,她怎么会有种飞起来的感觉,不再抗拒。语的双手轻轻地攀向烈的颈后,加深这道吻。
  “嗯——”感叹的轻嘘了声,谁想出口的却是轻快的呻吟,这让语自己大吃一惊。烈却像是受到鼓励一般。他的手探进她的衣摆,时轻时重的揉捏起语滑嫩的肌肤,唇舌也越加疯狂的挑逗着她的舌与之共舞,烈的吻一路来到她的颈侧,他轻轻的啃咬着那片雪白的肌肤。手更忙着将层层衣服从她身上剥开,直到一片积雪般的白越入他迷蒙的双眼。是小丘上的初雪吧!烈急切的想要它来滋润他干涩是唇舌。
  “啊!”一种轻轻的刺痛,伴着一股冷意袭向语,她有些惊慌的想推开那舞动的舌所带来的无助。
  “烈哥,不要!”
  “语儿,你好香!我好爱你!不要离开我。”正想推开他的头,语却听见一阵轻微的鼾声,从胸口传来,原来是烈睡着了。
  “烈!”抚了抚他柔滑的发,语轻声唤着,将烈安放在枕上睡好,自己也依偎着他睡下。她累了,一切事情明天再说吧,现在她只想靠着他好好休息。
  “嗯。她说他爱我。”临睡着前,语开心的想。

文/水草
原创作品,谢绝转载。

Last modification:January 2nd, 2020 at 10:01 p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