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人谈话间,突然听到门外有动静,便不做声。
  “掌柜的,老大,事情有进展。”门外一名男子的声音传来。
  “进来。”荷曲和卓凌寒,互望一眼。
  来人是“青烟”的原二当家。
  “说吧,什么情况。”
  “是。前日,属下等人乔装成搬运工进入王府。才知道,原来那些运过的盆景中有文章。”“哦?”听了这话,荷曲三人,眉目一挑。其实,心中早有猜疑,只是不能完全猜透是怎么回事。
  “那些花盆中藏有大量的血雨花。”来人淡淡说出。
  “血雨花!!”荷曲和青烟同时一惊。
  “怎么了,曲儿。这花有问题么?”卓凌寒不解看着他二人。
  “卓少侠,这血雨花,原名雪域花,常年生长在雪山之中,花瓣雪白中却有点点猩红斑点,像极了落在雪域之上的红雨,因此才被世人称为‘血雨花’。”青烟解释到。
  “不过是极寒之地的花而已?”卓凌寒还是不解。
  这时荷曲眼光凝重的说道:“凌寒哥哥,此花及其独特,它只能在极寒之地生长,一旦此花被带离雪域,三日后花瓣全红,不见一丝白色。再过三日,便会自行枯萎。而此花一旦开始枯萎,会放出大量奇异的花香,引人入迷。”
  “哦,那又如何,不过就是奇特了点,我看你们却个个神色凝重。”这其间难道还有问题。
  荷曲又说道:“凌寒哥哥有所不知,这花一旦枯萎,要半月余才能完全腐败。它的香气会越败越香,一旦闻过七日,便会成瘾,沉迷其中不能自拔。再多闻些时日便会精神恍惚,若终年闻之,将丧失一切能力,形同活死人。”
  卓凌寒一听大惊,这花竟如此霸道。
  “五王爷运来大量的血雨花,看来是别有用心呀。”
  这时,二当家又接着说道。“这花从雪域到南疆需两天光景,我们随这些盆景进帝都已经有五日,此时正是血雨花的败花期。前两日五王爷已经命人将藏有血雨花的近百盆盆景送了进宫,昨日又准备了百来盆,今天一早就准备送进皇宫。”
  “雪域花的香气可随气流飘散几里地,两百盆藏有血雨花的盆景分散宫中,五王爷是想用血雨花控制整个皇宫么?”卓凌寒大感不妙。
  “青烟,你该知道如何做了吧。”
  “掌柜的放心,我定能在十日之内回来。”说完,青烟和二当家闪身离开。
  虽说,跟随荷曲不过短短近两年,但是足以培养出默契,青烟自然是明白荷曲的意思。
  “曲儿,是不是该说明一下,让为夫的有个底。”看着荷曲和青烟那么有默契,卓凌寒心中很是不舒服。
  “呵呵,凌寒哥哥莫急,我正要跟你说呢。这血雨花虽独特,但是也不是没有克星,只是知道的人极少。恐怕连五王爷也未必知道。”原本血雨花就是域外之花,能知道的人已经少之又少,若不是她常年借找寻好盆景源的名目,四处搜集五王爷的情报,也未必能了解这么多。也是无巧不成书,竟真的让她见识了许多奇花异草。
  “哦?说来听听。”看来他还是不够了解这丫头的能耐。
  “凌寒哥哥,应该知道三龙郊吧。”荷曲倒是不慌,先买了个关子。
  “嗯,那是个三不管地带。”
  三龙郊,顾名思义,是他们南翼国与西凉国、北蛮国的三国交界之处,是三国商贾云集之地,更是三国都无法管辖之地。三龙郊虽然范围不大,更没有重兵驻守,但是三国却都不敢贸贸然收归囊中,只因听说他背后有个强大的势力。
  “几年前,我有意把将军府的生意引往此地,因此和韦伯去考察了好几次。一次我和韦伯走散了,迷失在三龙郊的雪山之中,饥寒交迫,差点命绝此地。”荷曲回忆着当时的离奇经历,仍有些不能置信。

文/水草
原创作品,谢绝转载。

最后修改:2020 年 01 月 02 日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