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烟自离开后,就径直往皇陵而去。
  虽说,帝王乃至阳之躯,但皇陵毕竟是帝王殡葬之地,且远离尘嚣,安于深山僻静之处,阴气极重,正是彼岸花的生长之地。而且皇陵面积广大,彼岸花更是采之不绝。
  青烟离开后,卓凌寒和夏荷曲也没闲着。
  两日之后的夜晚,趁着夜色,他俩轻巧的来到龙毅的寝宫外。他们并没有急着入内,而是悄悄的在四周转了一圈。而后,在确定无人后,便悄悄闪身进入。
  龙毅似早有感觉他二人会来,正来回的在寝室内踱着步子。
  “吾皇万岁!”卓凌寒近身行了一个礼。
  “嗯,二位卿家不必多礼。你们不过几日就又来找朕,是不是事情有进展了?”龙毅也不废话,直接问出疑问。
  “回皇上,‘臻龙剑’我二人还无确切的消息。”卓凌寒朝夏荷曲淡睨了一眼,抢先说道。“不过,我们无意间查到了一些事情,因为事关重大,所以冒昧前来。”
  只一听卓凌寒的话语,夏荷曲便知道,他是叫她不要说出‘臻龙剑’的事情。
  “哦?还有何事让两位卿家这般紧张?”看着他二人的神色,龙毅也不由得紧张起来。
  “草民想请皇上先回答几个问题。”卓凌寒并没有急着说明,有些事情先确定的好。
  “嗯,问吧,朕自当如实回答。”虽心中疑虑,但是龙毅知道他们这样做定是有原因的。
  “请问皇上,前几日五王爷可否借我将军府‘御景园’之名,送来不少含有奇香的盆景?”
  “嗯,没错。”龙毅回答道。
  “那么,这些盆景是不是已经分派往宫中各处?”
  “没错。这些盆景有奇香,深得宫中女眷们喜爱,连朕的御书房都留了几盆。”
  卓凌寒和夏荷曲一听,相互对视了一眼。虽不觉意外,可眉头却不由自主的皱了起来。
  “这有何问题么?”一见他们的神色,龙毅突然觉得不妙。
  “草民不敢瞒皇上,这些盆景中含有一种让人沉迷而不自知的毒花。”
  于是,他们二人,将盆景中的种种玄机及心中的猜测告诉给龙毅。
  “岂有此理!”龙毅听后,果然龙颜大怒。“想我龙氏上位之后,一直善待前朝遗族。对这五王爷更是礼遇有佳,不仅封王,更是准他在朝议政。没想到他如此恶毒,想残害我龙氏满门,还抱有这样的狼子野心。”
  “皇上,据我们了解,这五王爷虽为人张狂,心狠手辣,而且野心勃勃,但却是个不谙谋略之辈,况且他想篡位也是孤掌难鸣。恐怕,身后还有其他人相助。”待龙毅发泄完后,夏荷曲冷静的分析。
  “嗯,师妹说的有理。”
  “况且,能想到以此花牵制整个皇宫的法子,这人必定得熟知此花习性。这五王爷虽喜好一些奇花异草,但却并不是懂花之人,更何况花的各种特性。再说,这花生长在雪域之地,我南疆之国,知道此花的人少之又少。若不是我有此奇遇,怕是也不知道世上还有这种阴毒之花。”荷曲继续说道。
  “嗯,确实如此。朕今天也是头一次听闻此花。”夏荷曲的话,让龙毅陷入了深思。
  “皇上。”卓凌寒的呼喊,唤回了龙毅游离的思绪。“我们有一计可以将五王爷拿下。”
  “哼,你二人深夜来此想必已经想好了对策,只是还需要朕配合你们演戏吧。”只是须臾时间,龙毅便已经想通透了。
  “皇上英明。我们已经让下属去找此花的解药,几日后便可取回,到时候确实需要皇上陪我们演一出戏。不过,当务之急,是皇上要想办法将书房中的花,在他人不易起疑的情况下去除为妙。”
  “这还不容易,呵呵。”龙毅轻笑两声,原本背对着卓凌寒二人看着窗外的身子突然一转,以上位者之资看向卓凌寒。卓凌寒和夏荷曲,心中不由一惊,一种不好的预感袭来。
  “卓凌寒听命!”龙毅朗声说道。
  果然……
  “草民听命。”卓凌寒眼神一凝,却很快掩去,而后,心不甘情不愿的萎下身子。
  “卓少侠离家修行多年,忽然听闻朝中战事紧张,于是趁夜回府,承袭将军封号,尊老将军遗愿为我朝驻守南疆。朕见爱卿回朝,心中大悦,于是,退朝后,宣爱卿携家眷入御书房叙话。爱卿和师妹自可进入御书房帮朕将此花取走,朕再配合爱卿演场好戏给那些不轨之人看看。”龙毅目不转睛的看着卓凌寒和夏荷曲的脸色,随着他的话语变得越来越黑,心情突然变得非常愉悦。
  他刚刚接任大宝,身边暗潮汹涌,即使除去一个五王爷不免还有其他人心存野心。若能铲除五王爷,顺便得一良将,必定会对日后大有助益。
  夏荷曲心情沉闷。此情此景,着实不是他们所乐见了。但是,她心中明白,龙毅竟然以皇命相逼,恐怕他们不从,将军府日后也会危机重重。这龙毅是想挟他二人以令整个将军府吧。

文/水草
原创作品,谢绝转载。

Last modification:January 2nd, 2020 at 10:01 p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