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只要能为老将军报仇,我委屈一点,不算什么,只要凌寒哥哥不误会我就行了。”夏荷曲靠进卓凌寒的怀中,轻声说。
  她这一生从四岁时嫁给卓凌寒,就是为了一报当年老将军收留她们母女之恩。
  老将军弥留的那两年,让她懵懂的心,变得清明。他走后,她的心中也渐渐形成了一个心愿,那就是让这个成为她的丈夫的男人能够回家,回家后能够幸福,不再脆弱。
  时隔十二年,看似漫长,可对于一心努力成长的她来说,太匆匆,匆匆的让她还没有成长到足以让他忘记烦忧。
  韦伯总是对她说,可以休息一下。可是,她不敢,她总是觉得如果她不再加把劲儿,那么那个男人就不会回来了。
  所以,这些年,在成长和等待中不知不觉过去,直到他回来,她才恍然发觉已经过了十二年,将军的仇依然没能报成。
  曾经,为了能够完成心愿,就算要用她的生命换取都行。
  只是,现在她的心有了牵挂,这个牵挂就是身旁的这个男人。
  她不怕委屈,却害怕让他再次失去。一旦她为了报仇而死去,母亲和老夫人可以互相安慰,虽然,也会痛苦,确不会轻易做傻事。
  可是,他会怎样?她不敢想。这段时间的相处,她充分的感觉到了他对她的依赖和眷恋。
  心中高兴的同时,也更加担心。
  因为,没有牺牲就没有成功。
  现在,箭已在弦,不得不发。万事早已筹备好了,不可能停下。

  卓凌寒,拥抱着夏荷曲,也在思索着。
  这些年,曲儿为他受的委屈已经不少,怎么能再让她背负这些不实的骂名。
  一定有办法能够两全其美。只是,如何能瞒过所有的人,让他们俩都能不暴露,有把所有的事情做好。
  
  正当,卓凌寒犯愁之际,青烟来了。
  他知道,夏荷曲的计划以不可搁置,同样,身为一个男人,也知道卓凌寒的顾虑。
  所以,他思索着,另一种可能……
  “你是说,让袅袅也易容成曲儿的模样,和你一同在将军府行动。而我和曲儿都转明为暗。”听了青烟的计划后,卓凌寒略微皱了一下眉头。周边的人太过于了解夏荷曲,府中的人还好说,五王爷和皇上可都是不好骗的主。这个计划虽可行,却风险极大,一旦穿帮,青烟和袅袅都会死去。
  卓凌寒举棋不定的时候,夏荷曲却有了另一番思量。
  袅袅,是青烟一年前带回了的,那时候,青烟来将军府也没多长时间,却请求夏荷曲将袅袅收留。荷曲原本没打算收留这个女孩,因为,将军府随时都面临着灾难,而她复仇的计划,更不容一个不明的人而影响。这个女孩,她不放心。
  可是,青烟告诉她,这个女孩是第一代青烟的亲生女儿,如今只是一名孤女,他有义务照顾她。
  所以,荷曲心软了,让他将袅袅带回将军府。第一眼见袅袅荷曲就觉得这个女孩是个可塑之才,于是,一年来,荷曲亲授武功于她,更是教她学习易容术。如今,袅袅的易容术,连她都要区分不了真假了。
  就容貌而言,荷曲还是很相信袅袅的能力的。只是,她的习惯和功力却不是轻易能学去的。
  “青烟,这一年多来,你该知道我面临的是什么样的敌人,随时随地的暗杀,随时随地的试探。即使,袅袅的容貌与我再像,有些东西确实学不来的。”经过一番思量,荷曲将她的顾虑说出来。
  正当她还要说什么的时候,房门被轻轻打开。卓凌寒和夏荷曲惊讶的看着正徐步走进来的人。
  那是,另一个夏荷曲。

文/水草
原创作品,谢绝转载。

Last modification:January 2nd, 2020 at 10:01 p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