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快下班的时候,习惯性的看了一眼办公室的黑板。那里记载着我们的第二天的采访安排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基本上没有空白的时候。 ­

        有时候,等待空白,就像是没有出头之日的幻想。一直不停的憧憬,一直不停的轮回,一直不停的被这种生活奴役着。 ­

       常在群里看到其他的同行说,记者是个最望不到头的职业,钱少,工作量大,时间也不稳定、看尽世间的真善美、假恶丑。这也成了一种轮回,不停的重复着,不停的拍摄着,不停的麻痹着自己的感知。 ­

       所以,我们期待这那块黑板的空白,有时候空白就是做回真实的自我。 ­

       这才是最难的等待!!­

Last modification:January 2nd, 2020 at 10:01 p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