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回来啦。”
  “吓!大杜,你干嘛躲在门后,一大早跟人躲迷藏呀,要不就是弃暗投明,终于发现早起的鸟了有虫吃,不做懒猪了。”真是的,一大早就被这死人吓了一跳,今天准倒霉。哇塞!天下红雨啦,连凡这只懒猪也起来了,而且还在打扫房子,不行了眼珠快掉下来了,神快救救她。早知道,今日易受惊吓,她就该烧柱香再回家的。
  “你干吗那副表情看着我,我不过良心发现,不至于把你吓成老年痴呆吧。”真是有够呕。没错,她是懒,但不代表她就不会呀,偶尔她还是会勤快一下的。“快去整理一下自己的吧,活像个熊猫。”
  洗了澡,换好衣服,语便被他们三个人推坐在沙发上。然后就有三双眼睛紧紧盯住她,活似想把她生吞活剥了。
  “你们……呵呵……干吗那样看着我,我知道我是大美女。但是,你们也没必要如此欣赏我,对吧?呵呵……”不好,今早忘了听天气预报,要是早知道是低气压,她就该出去晨跑嘛。
  “老实交待昨晚干什么勾当去了?”
  “喂,叫什么勾当?我只是去看看烈哥有没有事嘛。”
  “结果一看就是一晚上?”
  “哎呀。人家还不是怕太晚了,打扰你们的休息。于是,就在干妈那儿过了一夜了呗。”
  “就这么简单?”
  “就怎么简单。哎呀,好累呀,我回房休息了,不用等我吃早餐,我吃过了。”赶快溜。不过她好像忘了,她回的这间房是雪的,就算锁的再牢,雪也有钥匙,看来她是难逃此劫了。

  “好了,好了。我已经将事情的全部经过交待清楚了,我发誓一字不漏。”真是火背,早知道今日有虎落平阳之灾,当初就不该一时好心把房间让给杜威。
  “真没劲,我以为会有些比较刺激的情节呢。”看来凡是最失望的一个哟。语可是她的好朋友吧,难不成她哈希望语有什么事情?
  “别担心,有件事情还等着我们打足劲去干呢。”语的话音才落,让原本泄了气的三张脸顿时又光泽起来。
  “什么事?快说,别掉我们胃口了。”哎,没救了,凡永远都是最耐不住性子的人。
  “大杜,我先问你,李容那边你解决的怎么样?”
  “哼,别提了。我一路上不知说了多少好话,发了多少誓,她就是不理我,还给了我一巴掌。”所以,昨天他回来时才会火大的拿烈出气。
  “你没有想向她解释清楚?”看这个笨蛋的表情,就知道了。
  “真是白痴,哪个人有误会不先解释清楚的,有你这种白痴做表哥真是丢脸。”
  “这句话我喜欢”开玩笑,雪早就想这样对杜威说了。
  “哼!你们……气死我了。”算了,不是有位前辈说过吗——好男不跟女斗。
  “好了,大杜,别瞪了。到时候我们三姐妹可没这份闲情帮你找那对恶心巴拉的眼珠。那,你想抱得美人归呢,就把这对狗爪藏好点,本小姐要是哪儿不爽了,脑袋可会罢工的哟。”想打她,门都没有。
  “你……”杜威终于明白了,在这三个人面前永远不值得讲风度,看看他最担心的终身大事,她们都拿来当茶余饭后的笑话讲,简直无视他的大男人的形象。
  “好了,语别气你表哥了。他今天是受制于我们,指不定哪天兽性发了六亲不认,我们可就玩完了。快点说说你的打算。”雪及时出手,制止了一场血战。
  “又被你猜中了。好吧,把耳朵伸过来。”众人照做之后,便只听见叽里咕噜、叽里咕噜的声音。
  “这样好吗?”会不会对他的容儿宝贝太残忍了。
  “啊?不好呀,那就算了,反正和我们无关,你自己想办法吧。喂,两位美女我们去逛街吧。”
  眼看着三个丫头就要出门,杜威只得大举白旗。
  “好吧,就依你的计划。”谁叫他无计可施呢。只有对不起容儿宝贝了,日后他定会加倍补偿她的。
  “放心吧,大杜。表妹我以人头担保,最迟元旦就让你抱得美人归。”
  “喂,还有一个月加一个星期就是元旦了。你确定这个计划不会放水。”这可是关系到他的终身幸福耶。
  “放心,杜大哥。我们三个办事你放心,再说语出马的事,没有不成的。”雪和凡这时候的姐妹友爱精神,可是发挥的恰当好处。开玩笑,如果他不搞定,她们不就没得玩了。
  “好。我同意,照计划进行。”这回他确实是吃了秤砣铁了心。再说,如果让他解决的话怕是两、三个月也说不清,不如死马当活马医,先走这步险棋试试。

文/水草
原创作品,谢绝转载。

Last modification:January 2nd, 2020 at 10:01 p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