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出来吧,她走了。”雪有点无奈的拉开被子,她着实可怜烈。
  “天哪。她的叫声真恐怖,我还以为我们的房顶会被掀开呢。”凡也心有余悸的说。
  “拜托,老妹。我们的屋顶可是支撑着七层楼的居民,它要是这么容易就掀了,烈哥就是超人转世。白痴!”太夸张了,烈的声音顶多大了点,不至于震耳欲聋,不过还真的很阴沉。
  “你打算怎么办?今天她走了,可不敢保证你以后能躲得过。”
  “我知道。可是,大杜的事少不了他的那一出呀。”
  “可是我看他真的很生气很火大哟。”
  “有什么办法。大不了被他打几下啰。”
  “啧啧,有你这种妹妹真是可悲,爱你这种女人更是浪费了一个天大的痴情种呀。”
  很快,便听见一记闷哼声从被枕头砸中的脸那方传来。
  也不是不知哪位古人曾说过“唯有女子与小人难养也”。真是精妙之论也。更何况这三个怪胎还都是“小女人”,哎,只怕很难养呀!
  很快的离元旦只有一个星期了。
  这半个月可是把他们四个人给忙晕了。杜威每天顶着寒风在外面找房子,还没命的在新单位努力工作,才半个月就被破格提升为正式员工。其他三怪呢,则是天天早出晚归,连中午放学她们都得准备计划的事,晚上回家,四个人便倒床睡得跟死猪似地,恐怕偷儿在他们面前跳草裙舞都无法吵醒他们。
  “哎哟喂!累死了,好不容易一切都准备好了,只等落实我们的计划了。呼!”今天又跑了一天,看看都快八点了,他们还没吃饭。“好饿!”
  “别叫了,冰箱里有方便面,吃它吧。今天是没有人会动手做饭的。”今天,他们除了到处采购外,还得去印喜柬。
  什么……喜柬?不明白了吧。这是他们计划的第一步——发喜柬。是谁的?当然是杜威的了。和谁结婚?当然是和……他最爱的人了,不过不是结婚是订婚。最爱的人是谁?哎哟,你的问题还真多,观众朋友如此冰雪聪明自然已猜得八九不离十了。明天是星期六,一切计划将从明天开始。元旦时,欢迎大家来做客呀。
  “好了,杜威在此谢过三位女士为在下尽心尽力,在下保证事成之后,定当重谢三位。”这几天,他们的热心帮助,他可是看在眼里记在心中哟。
  “少臭屁了,以后怎么样先保留,现在只想请杜先生给我们弄点吃点吧。”去,这人连第一月的工资都没拿到手,还在这儿乱盖。
  “遵命!”做了个童子礼。杜威不辱使命的做出了一顿丰盛的晚餐。
  
  “我不干。”一声凄怨的叫声划过清新的早晨,马上被三声狮吼挡回。
  “不行。”
  “为什么?”
  “因为你是男人,再说整个事情只有你是受益人,当然得由你去面对最危险的事。”
  “你们三个简直不是人!!!”
  “过奖!”“承认!”“客气!”
  “呼……气死我了。”才一大早这家怎么这么吵。
  不用怀疑,这是三怪们在欺负唯一的雄性动物呢。原来事情是这样的——请柬既然印出来了,当然得发了,可是这件喜事有许多人会很高兴,却也有一少部分人会很生气,而且有一个就是最危险的人物,所以呢,本着“助人为快乐之本”的原则,怪物三姐妹决定牺牲小我,让贤给杜威成就他“英雄”的美名,去挑战最危险的任务。而语就去迎战第二个危险人物,她可是巾帼不让须眉呀。雪和凡,只有一个任务就是收买颜母,让她做内应,并随时将一、二号危险人物的动态发送回本部——怪物老巢。
  “好。达成协议,出发吧。”
  
  “我不相信,他说他爱我的,怎么会这样?你告诉我。”
  “这个我……李姐,你先冷静点。”早知道她就不来了。看吧,她才把请柬交给李容就被人当拨浪鼓摇。哎。别摇了,她的头里好像有成千上万个教堂的钟声在响,“噹、噹、噹”响个不停。
  “哈哈哈,骗子,你们全是骗子。”
  “李姐,冷静点。”完了完了,该不会受不了刺激疯了吧,这可不行呀,元旦在即,一切努力成功与否就靠她了。她要是有什么意外,语呀语你也别回去见人了,直接把自己丢入南海喂鱼吧。
  “李姐,放松,来呼吸、深呼吸,来跟我做,呼——吸——”
  “呼……呼……,我……我没事了,小语。”没事才怪,听这声音比哭还难听。
  “我真的没事了,你走吧。我要静一静。”
  “你真的没事。”她可不想喜事变丧事呀。呸呸呸,乌鸦嘴。
  “回去告诉他,我会去了,我一定会去的。”说完便“嘭”的一声将语关在门外。
  “哎——哟——”天啊,好痛。她的鼻子,还有她的肩膀。
  
  “滚滚滚——!”一声狼吼从颜家小院传出,看来又一个人遭殃了。
  “颜兄,冷静,冷静。哎哟,你……你怎么打人?”痛死了,这小子怎么可以动手打人。完了,他可是准新郎,要是毁容了怎么对得起苦等他多年的新娘呢?
  “滚,拿着你的狗屁请柬,滚出我家。”原来语那天不回答她,是为了这个人,看看上面写什么来着?“唯一最爱的女人”,哼。他真是傻瓜,全天下最大的傻瓜。
  “滚——”
  “儿子,冷静呀。”刚才雪和凡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她老太婆了,虽然她同情儿子,但是,谁叫她一向深明大义,只有对不起儿子了。“小杜呀,你快走吧。”这个傻子不想看见明天的太阳啦。
  “哦,伯母,我先走了,您小心。”逃吧,挨了两拳,而且全正中要害。哎哟,他的眼睛。哎哟,他的肚子。

文/水草
原创作品,谢绝转载。

最后修改:2020 年 01 月 02 日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