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转眼,便到放寒假了。语、凡和雪忙完了学校的工作,便又要准备行李回家过年了。
  
  “雪,你看语了。从上飞机她就一直笑个不停,她是不是有病呀?”凡是真的搞不明白,有什么事情会让语那么开心。瞧,她都笑了一个多小时了,还没有停下来的趋势。
  “我也很奇怪,她这种笑法,让我直发毛。”可不是,看着语一边窃笑,双眼还闪着蓝光。
  “你们别在那嘀咕啦,我不过太高兴了而已。”她现在还记得干妈看到她们的杰作的表情。
  杜威决定在南方安家,于是便在“三怪居”不远的楼区买了层房子。所以呢,语只好请颜母充当信使将照片给杜威了,一来是因为颜母办事一向稳当,从不晃点,二来是她们也没胆给,而颜母毕竟是长辈,杜威再怎么也知道敬老爱幼的,原本她们也是抱着受杖刑的决心去见颜母的,没想到她老人家不仅没有打她们,还津津乐道的指点起她们的不是来了:一下子光线不是,一下子角度部队。真是为老不尊呀,不过没有人会想到她会来了一手偷梁换柱。
  “喂,有乐同享,说来听听。”
  “其实也没什么了,记得那些照片吗?”
  “嗨!不是都给干妈了嘛。”元旦之后,颜母也将雪和凡受做干女儿,而语早已是她的准儿媳了。
  “非也非也,本小姐还留了一招。看!嘿嘿……”
  “咦?这不是最后那几张吗?”虽然这张相片只是简单的将李容偎在杜威身旁的睡姿入像,但是,李容的矫情,杜威的呵护却展露无遗,的确具有收藏价值。可是,她们才不信,语是因为欣赏而留作纪念。
  “你是不是又打什么馊主意了?”雪敢发誓,这些照片将成就语的又一“壮举”。
  “哎。知我者雪儿妹妹也,本美女确有好计。”真是,干什么都不忘不了臭屁一下。
  “真的?”又有得玩了,这回不知道又是怎么样刺激了。
  “本小姐打算……”
  “叽叽咕咕、叽叽咕咕……”于是机舱里突然出现三双泛着蓝光的眼。
  你想知道又有什么事吗?耐心的往下看,很快就会揭晓了,哈哈。
  
  “恭喜,恭喜!”
  “新年快乐,万事如意!”
  “同喜,同喜!哈——哈——哈——”
  大街小巷都充满了美好的祝福,新的一年来临了,孩子们又大了一岁,老人们又添了几缕银丝。但是在充满喜悦的寒冬却又一个人火气旺到了顶哟。
  “这群该死的混蛋,什么时候干的。”不用怀疑,这声狼吼源自于刚收到三怪们所给的礼物的杜威。这个礼物,聪明如你,一定猜到了。没错,就是那些颇具有历史意义的照片。
  “威,冷静,冷静。”现在敢叫杜威冷静的只有李容了。虽然她也很生气,尤其是颜母脸上那抹明显的暧昧和同样气愤的烈一直握着那些照片,让她羞愤难当。
  “冷静,你叫我冷静。这三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野丫头,吃了熊心豹子胆,竟在老虎头上拔毛,我不把她们剁成泥喂狗,难消我心头之气。”
  “喂,姓杜的,注意你的语气。”烈这时候也没有好脸色,这该死的语竟然敢偷看别的男人,而且还是裸体。哦,不,是半裸体,简直气死他了。但是只有他有权利惩罚语,绝对不可以对她出言不逊。
  “你想怎么样?”杜威现在正是有气没处撒。
  “语儿是我的女人。”烈也是有气不打一处来。
  “那又怎么样,惹恼了我都一样。难不成你和她们是一伙的。”
  “哼,我没空理会一个疯子。”
  “你……”
  “咚”一拳,杜威狠狠的朝烈的小腹挥去。
  “Shit!”烈楞了片刻,便也向杜威回了一拳。
  于是,就在这充满祝福的新年第一天,两个铁血男儿,你一拳我一腿的大练起拳击了。
  与此同时,身在故乡的三个小女人,不约而同的“哈求”个不停,看来今年是个多事之年。

文/水草
原创作品,谢绝转载。

Last modification:January 2nd, 2020 at 10:01 p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