近来,我们总会在晚饭后带着宝贝到外面散步。
  这天,我和宝贝快要走到政府门口时,宝贝突然大声的喊着:“伯伯!伯伯!伯伯!”
  由于天气阴了好几天,刚刚放晴没多长时间,所以天黑的比平常早些。模糊中,我看到宝贝看着的方向只有一个人影,到底是谁看得不是很清楚。可是宝贝还是大声的喊着“伯伯”,还拉着我往前冲,我只好跟着宝贝快步往前走了。
  一到政府门口,我也终于看清宝贝喊的人是谁了。可是,我却一刻也不敢停的拉着宝贝走得更快了。
  宝贝一边被我拉着,还一边向后大喊着“伯伯”。我那个害怕呀,只好叫宝贝别喊了。
  宝贝倍感奇怪的对我说:“那个人不是你的同事么,难道不喊伯伯么?”
  我点头说是,结果宝贝会错意了。她:“哦,我知道了,我回头看他的时候发现他的头发是白的,我应该叫他爷爷是吧?”
  我更郁闷了,对宝贝说:“那个人也不能喊爷爷。”
  这下宝贝更奇怪了,连忙问:“为什么他不能喊伯伯也不能喊爷爷?”
  我说:“因为我们都喊他县长。”没错,我家宝贝错把我们县的县长当成我的同事了。
  宝贝不知道县长是什么职务,不停的问我什么是县长。
  我只好解释说是比她们校长更大的校长,是管着全县的人的校长。
  宝贝一脸崇拜的说:“妈呀,他是那么大的校长呀,我好像当呀。”
  我正笑着宝贝充满童稚的言语,宝贝就又问了:“那我们孝昌还有比他大的校长么?”
  我说:“有呀。”
  宝贝问:“那个校长叫什么名字呀?”
  我说叫:“高楚元。”
  宝贝沉默了一会说:“他真是很高呀!那么高的校长呀!那他是男的还是女的?”
  我回答道:“男的呀。”
  宝贝再接再厉的问:“刚才那个比他小的校长是男的还是女的?”
  我说:“也是男的。”
  宝贝突然看着我,很认真的问道:“那我们孝昌有没有女的很大的校长?”
  “有呀。”我回答宝贝。
  宝贝继续问道:“那她排老几?”
  我想了想说:“大概第十吧。”
  这时候宝贝皱着眉头说道:“这么后面呀。那些大校长的前十名中,应该五个男的过后就排五个女的。”
  我笑了笑随便应了声“是呀”。
  谁想宝贝又突发奇想:“不对,应该女的在前面,男的在后面,这样女的就可以当大大的校长了。”
  宝贝这可是个了不得的愿望呀。

Last modification:January 2nd, 2020 at 10:01 p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