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场疫情,时过境迁后,我蓬已经一岁半了。
  细数这两三个月来的时光,对我蓬而言简直“度日如年”。
  每天,我蓬在激动万分中醒来,在一杯“奶奶”中拉开他的行程,在“乒里乓啷”中进行他的探险,再在“噢噢噢”中去花园散步,然后又在“歌歌歌”中结束一天的“战斗”。
  爷爷、奶奶感慨,我蓬简直“逆天”啦,什么东西在他手中都能立马“分尸”,任何玩具在他手中“活”不过三集。前脚奶奶清理的焕然一新的客厅,我蓬三秒就能让它变成一片狼藉。可怜我这个严重强迫症的老母亲呀,每天就在“我整理,我快乐”与“蓬速毁,蓬秒杀”中斗智斗勇。当然,完败的一定是玻璃心的老母亲。
  我蓬只有在睡着的时候才是安静的,然而我蓬睡着的时候是霸气的,整张床都即将容纳不下我蓬“妖娆多变”的睡姿。
  疫情渐行渐远,我蓬渐渐成长,抽条了,说的话多了,懂得东西丰富了,开发的领域也越发宽广了。自己换下来的纸尿裤,一定得自己丢进垃圾桶,不然~~~躺地上(放赖);喂饭的时候一定得自己拿勺子或筷子,不然从我们身上下来~~~~~躺地上(又~赖!);喝水自己来,不然~~~~~躺地上(没错,就是这个~);洗澡的时候,得自己拿着毛巾擦肚肚,不然~~~~~(那个想说“躺地上”的,你洗澡的时候躺地上给我看看)把毛巾丢厕所里;还有很多很多,他都要亲自动手,一旦不顺从,绝对~~~~躺地上(顺便亲亲大地母亲的“脸庞”)。
  是的,一岁半的我蓬就是这么有~~~~个~~~~性。
  当然,尽管我蓬如此特立独行,依然是我们心中最可耐的帅蓬。
  希望,帅蓬一直健健康康、快快乐乐、平平安安、和和顺顺,然后和我家小花相亲相爱的度过每一天。
Last modification:April 3rd, 2020 at 04:39 p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