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年9月:开学前一天,送娃去学校,搬家式打包行李,一路叮嘱,一路不放心,把娃送到学校,住进了宿舍,拉着娃想再聚一晚,娃不愿意,坚持住了宿舍。我们在宾馆里辗转反侧一晚,第二天开学,起了大早准备跟娃一起去报名,娃拒绝了,连学校都进不去,跟娃匆匆见了一面,就被娃赶走,只能郁郁往家赶。娃开始军训,每天担心她累着了,饮食不习惯,一日问几遍。
  23年10月:国庆节假期,娃第一天有事回不了,娃6号又有事要返校,匆匆聚了几天,娃走了。我们在家又是各种操心。
  24年元月:娃放寒假了,先寄了一大包衣服回来,又提了一箱子。回到家,看着久违的娃,心情激动,各种好吃的好喝的伺候着。然而,娃每天晚睡晚起,吃一顿中餐又各种外出去浪,好赖马上过年,也没混几天就各种走亲戚、拜年。
  24年2月:娃上学了,留下了给她买的大部分羽绒服和毛衣,不管身后的我们如何碎碎念念,穿着一身自己买的单薄的衣服,绝然的奔赴学校。我们时不时会询问她的日常,最多的是定时询问钱够不够花,假期回不回来。当然,钱是不够的,每次问的时机很准,基本娃弹尽粮绝,亟待补充;假期是不回的,外面的世界那么大,娃说想和同学一起去看看,那是和家人一起不一样的体会。好吧,雏鸟长大了,必然要振翅高飞。
  24年7月:娃放暑假,我们在家里翘首以盼,娃终于到家,一见面,各种亲亲抱抱,想我们了,但是和弟弟玩了不到两小时,娃受不了了。第二天,“起床吃饭了。”“哦,好。”不动如山,赖床不起,又开始了吃完中餐出去浪的模式。老人看着娃瘦了,心里不好受,心心念念准备的一桌好菜,只吃了一顿,就被外头的各种美食替代。只在家住了4天,我们开始寻思着给她找点事做,免得在家人怨狗憎。果然,远香近臭,娃在学校各种担心,除了对娃的挂念,生不出半点怨念;回到家,要么鸡飞狗跳,要么恨不得离的远一点。
  孩不在家:吃了吗?早点睡。衣服够吗,钱够吗?想吃啥?
  孩回到家:呵呵…………

最后修改:2024 年 07 月 11 日
如果觉得文章有用,请随意赞赏